当前位置: 首页>>ja vhd >>色小明

色小明

添加时间:    

港股方面,离岸人民币昨晚大升860点收复6.87关口,在岸人民币升524基点,人民币汇率企稳的机率越来越大,市场可能会有所喘息,加上美国科技股显著反弹,料有助腾讯为首的本港上市科技股经连日洗仓后暂喘稳。从技术上看,恒指依然疲弱一度失守27,000关,一浪低于一浪走势明显,再跌以26,863为初步支持,再寻底继续下试26000点关口,反弹则以10日线的27890为最大阻力。

制造业投资仍处低位。1-5月制造业投资增速回升至5.2%,但依然偏低。去年工业利润大幅改善,令今年以来制造业投资增速止跌企稳,民间投资也有所回升。但在企业融资增速下滑背景下,制造业投资增速回升力度依然偏弱。基建投资大幅下滑。1-5月基建投资增速降至5%,其中5月增速下跌转负至-1.2%。基建投资疲软是投资下滑的主要原因。今年以来,积极财政力度明显减弱,虽然财政收入增速仍在10%以上,但4、5月财政支出增速明显下滑,5月地方财政支出增速更是下滑转负,对基建投资的扩张形成制约。

二是金融科技发展对金融业的影响。金融科技尤其是大的金融科技公司在技术、信息、营销和规模方面具有多重的优势,对传统银行直接构成竞争。在信息上,Big Tech不但依靠社交等产业,采集大量银行业无法获取的数据,还能不断拓展新的数据来源,通过整合数字化的信息,其利用大数据的技术分析客户偏好、习惯和需求,进而提供定制化的金融产品。相比之下,传统银行的客户规模和产品种类有限,汇集利用信息的能力较弱。此外,一般来说,监管当局都会要求银行披露有关业务信息,而Big Tech并不受此限制。在技术上,Big Tech必须不断创新,才能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脱颖而出,这就铸就了企业在科技创新和业务方面的领先优势。其技术创新不仅来源于强大的自主研发,也源自对初创企业的成功并购和整合。传统金融机构在技术方面处于弱势,在以往的并购中,他们在对接整合双方系统的过程中,常常表现欠佳。在营销上,大的科技公司还可以通过主业创造家喻户晓的品牌,赢得客户的信任,他们不仅成功推出了众多新潮的产品和服务,而且善于利用互联网等新型的分销渠道来改善客户的体验,在市场推广上更具优势,尤其是对年轻的用户而言,这些都是传统金融机构难以匹敌的。规模上,数字经济的时代,谁能获得并有效地运用规模优势,谁就能在竞争中领先。Big Tech掌握着大量的资源,可利用庞大的资产负债表拓展金融板块,迅速实现产品的规模化,截至今年10月底,美国四家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,比如Apple、亚马逊、Google、微软市值总额超过3.39万亿美元,占美股总市值8%。最新数据显示,苹果公司账上现金高达260亿美元,相比之下,受现有的成本结构和监管规定的限制,传统金融机构难以进行大规模的扩张。另一方面,传统金融业和大型科技公司相比,也有其独特优势,一个是在风险管理方面,它恐怕是更加专业。传统银行不断加强内部的风险管理,不仅汇集了大量专业人才,而且还有专门的评估系统监测并且管理信用风险、交易风险和流动性风险。大型科技公司固然可以通过收购获得员工和系统,但全面掌握专业技能还需要一段时间。另外,传统银行业受到金融安全网的保护,他们在满足一定前提条件最低准入要求时,可以纳入保险机制,必要时还可以获得央行流动性支持。目前为止,大型科技公司未被安全网覆盖,出现市场动荡时,难以获得支持。

在一些公司股东户数减少同时,也有部分公司在增加。数据显示,今年第一季度末,1121家公司股东人数较去年年底时有所增加。其中,有15家上市公司的股东户数增加幅度超100%,顾地科技的股东户数增加最多,股东户数从去年年底的5631户增加至今年第一季度末的56212户,增加了898.26%。

企业对未来市场发展继续看好。二季度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对下季度经营状况预期指数为63.4%,与一季度持平,继续位于高位景气区间,10个行业门类的企业经营状况预期指数均位于60.0%以上;6月份,服务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为60.3%,比5月上升0.8个百分点,调查的21个行业全部位于扩张区间。随着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持续发力,减税降费等政策落实力度不断加大,新旧动能加速转换,营商环境更加完善,服务业有望继续保持稳中有进的发展态势。

“目前,各大芯片厂商、通信设备厂商、IP厂商等都已开始布局边缘计算及应用,以求在未来的物联网角逐中占据优势地位。”在此前的一场采访中,英特尔高级副总裁兼网络平台事业部总经理SandraRivera对记者表示:“云计算促进网络转型,边缘计算驱动创新,5G的机遇不可限量。”

随机推荐